欢迎访问故事会-专业的故事大全,童话故事,儿童故事,睡前故事在线阅读网站
你的位置:故事会 > 童话故事大全

手绢上的花田

时间: 2020-04-10 | 来源: 未知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手绢上的花田

  手绢上的花田

  一、壶中的小人们

  一个寒冷的十一月的黄昏。

  邮递员用力敲着一幢大建筑物的门。

  信——信——

  那家连信箱都没有。既没有门牌.也几乎没有窗户,只有锈住了的沉重的铁门.白墙壁巳熏黑,房子里一点声音也听不见。

  (这种地方,会有人吗?)

  想着,邮递员继续敲门。为什么?因为那信上写着:

  东街 三——三——十一

  菊屋酒店 收

  而且,那建筑物,分毫不差是菊屋的酒库。

  邮递员听说过,20年前,这一带有一家酒店,它的名字就叫菊屋。他还听说过,战争时,这儿只剩下一个酒库,别的都被烧光了,家属和店员纷纷四散,酒店倒闭了。

  但是现在,信却寄到仅存的酒库。

  从那以后,世间完全变了样,镇的样子,街道的名字也变了。但是,那信封上确实写着现在的街名、门牌号。毫无疑问,就是这酒库。

  邮递员再一次大声喊:菊屋先生——

  然后,他把耳朵贴到铁门上。

  里边发出咕冬咕冬的声音,接着,传来钥匙开锁的喀嚓喀嚓声。邮递员不由得往后退,说:哪个……信。

  门吱地一声打开了。邮递员眼前,静静地站着一位身穿深蓝色碎白道花纹布衣服的老奶奶。

  她年纪将近70了吧?不,腰弯得厉害,看上去象有80甚至90。她用力睁着小小的眼睛说:我呀,是菊屋的闲居人。

  邮递员吃了一惊,说:真的吗?我听说菊屋的人早都走散了,这镇上一个人也没有啦。

  老奶奶眯眯一笑。

  那还剩着一个人哪。她说,我在这酒库一直等着儿子的消息。都等了20年啦。啊,现在好容易才盼来信。

  老奶奶接过信,象祈祷似地放进怀里。然后说:您稍微休息一下吧。作为送来好消息的谢礼,我请您喝珍藏的酒。

  邮递员觉得有点害怕,又觉得有点有趣。

  酒库深处,朦胧地亮着一盏小小的灯,飘来酒和潮霉交混的奇异气味。

  邮递员犹豫了一下,不过他这时想起,挂在自行车上的皮包已空了,今天的邮递任务已经完成,可以轻松一下了。再加上老奶奶一个劲地让,他就说:那么,只呆一会儿。说罢,走进酒库里去。

  库里好象洞穴一样.这是个长期不进光和风的无人问津的古老酒库。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,莫非是妖怪或幽灵?邮递员战战兢兢地去注视老奶奶的脸。

  但老妈妈脸上一点也没有可怕的地方。她稀少的白发,拢在脑后。打了一个小小的髻。她眯细着眼睛笑着。在古老的大商店里,常会有这样的老奶奶。

  哎,请坐吧。老奶奶说。

  邮递员留神一看,眼前有一把交椅。库中出乎意料地成了临时客厅。古旧的圆桌子,四把天鹅绒椅子,熏黑了的煤油灯,铁炉子。这些用具,好象沐浴着魔法的光,朦胧地浮现在眼前。

  邮递员坐在椅上,向炉子伸出双手烤火。

  现在,我请您喝暧和身体的酒。

  老奶奶说完,一直往里走,轻轻登上屋子尽头的酒桶,从高高的搁板上拿下一个壶。那是只有20厘米高的陶壶。老奶奶珍重地抚摸着壶,走回来,小心地把壶放在圆桌上.这是我家珍藏的酒,叫做菊酒。

  哦……邮递员直眨眼睛,菊酒,也就是说,是用菊花做的酒吗?

  对。老奶奶点点头,是那样的。用葡萄做的是葡萄酒,用梅子做的是梅酒,跟这个一样。不过,这可不是一般的酒。这酒呀,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稀奇东西呀。

  哦,它的气味特别吗?邮递员用一只手拿起壶,想嗅嗅气味。壶意想不到地轻。

  这、这里头不是空的吗?邮递员扫兴地叫道。

  老奶奶捂住嘴,象个淘气孩子似地咯咯笑着说:所以,这是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酒。

  您不会骗我吧!邮递员不高兴了。他认为老奶奶是在耍弄他。

  别这样,别这样,别这样。老奶奶把手放在邮递员肩上。

  您可不要吃惊啊。她在他耳边小声响咕,现在,马上要开始一件有趣的事了。

  说罢,老奶奶从怀里取出一块白布,摊开在壶的旁边。那是一块镶着花边的手绢。角上有一个小小的蓝色心形的刺绣。

  准备好后,老奶奶对壶这样唱了起来:

  造菊酒的小人,

  (这歌有特别的节奏。比方说,象南岛的鼓声……)

  出来吧,出来吧,

  造菊酒的小人。

  于是,从壶口飕飕放下一个细细的绳梯,直达到手绢的边上。

  接着,一个小小、小小的人从壶里慢慢出来了。

  邮递员屏住气息:小、人……他声音沙哑地嘟哝着,瞪圆眼睛,盯着那小人从梯子上爬下来。

  那是个胖胖的男小人。系着很大的围裙,穿着黑色长靴,仔细看去,那长靴背面,连锯齿形的胶皮都有。手戴白色棉布手套,头戴有些散开了的麦秸帽子……一切都和真人一模一样。

  这就是造菊酒的小人。老奶奶小声说。

  小人蹦地跳到手绢上,仰面朝上,双手围住嘴,做出叫喊什么的姿势。

  这一次,从壶里出来个女小人。接着,又出来三个孩子小人。

  小人一家,都一律是围裙和麦秸帽子,还有黑色长靴。

  (天哪,这真了不起!)

  邮递员完全看呆了。

  下到手绢上的五个小人,从围裙兜里,取出极小的绿苗,开始种植。大概是要在这手绢上培育什么奇异的植物。

  象在变戏法,小人们陆续不断地从兜里取出苗来。眼看着手绢上,成了一片绿色的旱田。

  这些都是菊花苗啊。老奶奶低声说。

  真奇妙哪……邮递员叹了口气,手绢上居然能做出菊花田……。

  还没喝酒,邮递员就兴奋了。他突然变得快乐得受不了。

  象孩子时期把玩具兵摆在桌上时的那种心情,象在沙坑里做成小小的线路和隧道,在那里跑电车时的心情。啊,自从别了那小小的世界以后,过了有多少年呢?邮递员的每天,所有的日子,都是骑了红色自行车在镇中跑,只偶尔在星期天,躺着看看天空而已。

  (相当长的时间,没有想过关于小人的故事啦。可是……

  果真……果真有真的小人,我可从没料到有真的小人啊。)

  邮递员的心里有点激动。

  不久,菊苗长大了一些,能看到上面星星点点地辍着罂粟种子那么大的花蕾。

  那花蕾,要开花的。老奶奶低声说。

  眼瞧着,花蕾开花了。那边一朵,这边一朵……恰如在高高的天空,俯视着夜镇陆续亮起了灯火。

  白菊、黄菊、紫菊……

  很快,手绢上面成了五颜六色的菊花田。

  这时,五个小人一齐脱下帽子,摘起花朵来。摘下的花,全存放在帽子里。帽子满了后,他们飕飕地爬上梯子,把花倒进壶里。这是相当费力的工作,但小人们却快活地劳动着。

  唔,他们是勤快的劳动者呀。邮递员十分佩服。

  是啊,这些人,不是一般的小人,是酒的精灵嘛。老奶奶得意地说。

  酒的精灵……

  对。比方说,酸奶酪里有酸奶酪的精灵,面包里有面包的精灵,还有,即使在米糠酱里,也有小人在劳动。跟这一样,这些人,是菊酒的精灵啊。他们总是穿着粗布衣服干活儿,过着快乐的生活。可是,如果这些人想穿漂亮的衣服,或者想过游玩的日子,他们就不是酒的精灵了,就会失去造酒的力量,变成一般的小人。

  原来是这样。这些事,我以前一点也不知道。

  邮递员叹了口气。

  一会儿,手绢上的菊花全被摘完,五个小人捧着帽子,正要按次序回到壶中,回到那装满菊花瓣的壶中——邮递员想:往后会怎样呢?

  老奶奶把嘴贴近手绢,呼——象要吹熄蜡烛般地吹出一口气,于是,小小的菊花田,消失得无影无踪,桌子上只有古旧的壶和白手绢。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手绢上,什么也没留下。只有角落的蓝色心形的刺绣,象个小点似地浮现着。

  老奶奶把手绢整齐地叠好,揣进怀里,然后,她准备了两个酒杯。接着,她指着壶,说了和刚才同样的话。

  哎,这是我家珍藏的酒,是菊酒啊。

  老奶奶静静地拿起壶,往两个酒杯里,咕嘟咕嘟地斟上了酒。

  确实,确实,那是酒,是香喷喷的、粘糊糊的饮料。

  邮递员象被施了魔法,完全傻了。老奶奶慢慢地喝干了满杯的酒,然后闭上眼睛说:这可是好酒哇。喝上一杯,心就清爽了。哎哎,你也别客气,喝喝看。

  邮递员被让不过,提心吊胆地喝了酒。

  (那是上等的酒。

  忘记是哪一天,在局长先生家里,享受了法国的葡萄酒,这酒比那酒要好得多。

  稍微有点菊花的香味。)

  喝完一杯,闭上眼睛,一片菊花田浮现了出来。花上边,照着和暖的秋天的阳光……忽然,邮递员觉得,自己现在就坐在菊花田正当中。五颜六色的花上,风儿唰——地吹过。

  不错,我头一次喝这样好的酒。

  邮递员非常赞赏,连着喝了五杯。

  但是,不论怎样喝,消逝在壶中的小人再也没出来。

  小人上哪儿去啦?

  他们有时看得见有时看不见。至少,这壶里装着酒的时候,人的眼睛绝对看不见他们。壶空了时再叫他们,他们又会出来造新酒,不过,他们一天只劳动一回。

  老奶奶快乐地笑了。接着,她象想起了从前,怀恋地说:菊屋的人们,每逢有了庆祝事,就要喝这酒。正月,婚礼,节日……还有……啊,对,对,儿子在这里时也是这样。

  老奶奶灰色的眼睛注视着远方。

  为了重建烧掉的菊屋,儿子才出门的。从前,这一带一直是菊屋的士地,这样的酒库排列着十几个。没想到,战争结束,留神一看,就剩下了这一个酒库,其他都归别人所有了。

  于是,儿子出外去挣钱。走时,他对我说:‘妈妈,希望您在这儿等我回来,我一定要回来重建菊屋。’我呀,相信儿子的话,就在这儿等着,真的。啊,今天是多么好的日子啊!那孩子终于来信啦!

  老奶奶嘭地一敲胸脯,取出刚才的信。

  哎呀哎呀,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?

  她用手指撕开信封,从里面取出叠成四层的信纸。那儿用大字写着五六行什么。老奶奶迅速地看完后,呵地发出奇妙的声音。然后站起身:这可不得了!

  怎么啦?邮递员吃惊地站了起来。

  老奶奶没牙的嘴呼呼地喘着气,说道:希望我马上去。

  他赚了好多钱,财产一大堆,希望我去帮他料理。那孩子总是这样。

  老奶奶完全沉不住气了,急匆匆地围着桌子打转转,嘟哝着: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必须马上去。

  现在马上去?究竟去哪里……

  特别远的地方呢……

  老奶奶考虑了一会儿,猛一抬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邮递员,这样说:我说你呀,当我不在家的期间,能不能代为保管这个壶?

  啊?

  事情过于突然,邮递员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老奶奶忽然小声嘀咕说:我呀,也许一个月就回来。也许不凑巧,要一两年不在家,不在家期间,放在这里,要被偷走了可了不得,所以,能不能把这壶放在你家里?

  唔,这个——要是光放……

  邮递员支吾着。老奶奶不容他多考虑,马上接着说:作为报酬,您喝多少菊酒都没关系。刚才那样,叫出小人,让他们做新酒,你可以爱喝多少就喝多少。

  真的吗?

  啊,真的呀。我一眼就对你中意了,所以,我才放心地求你。这是幸运的酒哇,喝了它,肯定有好运。不过呢,老奶奶突然用极其严厉的目光注视着邮递员的脸,补充道,有两件事,你要牢牢记住。

  邮递员点点头,等待老奶奶的话。

  第一,造酒的情况,不能让任何人看见,也就是说,小人的事必须保密。

  不错。那很简单。

  即使对自己太太,也不能让看。

  我还没娶媳妇哪。

  邮递员笑了。他觉得这样的事,简直太容易做到了。

  老奶奶继续说。

  第二,你绝不许考虑用菊酒赚钱。

  赚钱……就是不许卖菊酒吧?

  邮递员是个正直的人,当然不会有那样的想法。

  对。约定就这一些。打破它,会出大事。没准儿,会给你带来不幸。

  说罢,老奶奶把壶交给邮递员。邮递员战战兢兢地接了过去,然后,向老奶奶道了谢,走出酒库。

  当酒库的门,在后面砰地关上的时候,外边仍然是黄昏。

  大楼的那边,红红的夕阳,熊熊地燃着,市内电车,载着满员的乘客跑着。

  邮递员把壶放进空皮包里,跨上自行车,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,向绿信号灯的方向骑去。

  二、新娘来了

  邮递员独自一人,住在邮政局后面的小公寓里。

  他的名字叫良夫。

  他从远远的乡村出来,刚刚半年,还没有女朋友,再加上由于不熟悉工作,很容易疲劳。

  就在这种时候,他保管了那奇异的壶。

  邮递员良夫,对自己能有了不起的秘密,觉得高兴。他尤其感谢能白喝那上等的菊酒。

  他把壶收放在自己房间的壁橱里。

  到了晚上,他把窗帘全放下来,把壶轻轻搁在小桌子上。

  然后,从自己的手绢中,选出最小的一块,摊开在壶旁。准备好后,他低声唱:

  出来吧,出来吧,

  造菊酒的小人……

  于是,从壶口飕飕地落下梯子,五个系围裙的小人就出来了。一切都跟老奶奶做的时候一样。

  小人一家,从围裙兜里,拿出许多绿苗来种。开了花,摘下来,放进帽子,倒在壶里。反复好几次,等小小菊花田的花都没有了,才又回到壶中。以后,良夫学着老奶奶的做法,呼——地吹掉手绢上的田,然后摇摇壶,那里头已经发出了哗啦哗啦的酒声。

  一壶酒,恰好能喝一个星期。于是,良夫决定,每周星期六晚上,叫出小人来造新酒。

  五个小人是忠实的。

  只要良夫一叫,他们必定会出来,在手绢上一个劲儿地劳动。但是,小人象是造酒的机器,怎么跟他们说话也不回答。

  小人懂得的话,似乎只有出来吧,出来吧那唯一的叫唤。

  尽管如此,菊酒的确是幸运的酒。忧郁的时候喝了它,心情就变得开朗,疲劳的时候喝了它,疲劳就一下子被赶跑了。

  良夫很快长胖了,脸色也好了起来。

  这期间,良夫总想让朋友们也能喝这种酒。老奶奶并没有说不许给别人喝,只是说造酒时任何人都不让看见。

  一天,良夫叫了两个邮政局的伙伴。他说:从乡下寄来稀奇的酒啦。

  伙伴们欢喜地来了。良夫拿出前一天晚上造的酒招待伙伴。

  菊酒?哦,真稀罕!

  其中一个伙伴目不转睛地瞧着壶。

  嗯,是我妈妈做好寄来的。我家有很大的菊花田哪。

  良夫用若无其事的口气说。

  这样,良夫请了好几次伙伴。由于菊酒,他的亲朋好友多了不少。他想:这果然是幸运的酒啊。

  这期间,来了更大的幸运。

  那是新娘。

  随着初春温柔的风,虞美人花一般的姑娘,出现在邮政局的前面。

  她是南街花店的姑娘。

  以前,良夫曾几次遇见过她。送信时,那个在花店前接信的长着粉刺的女孩子,就是她。

  可是,春天这种季节,给人施了多少奇妙的魔法呵!这丝毫不引人注目的姑娘,有一天,看起来可爱得惊人,通身放着光辉。是阳光的缘故吗?是春风的缘故吗?还是店中满是花的缘故……

  那天,良夫在花店前喊:信——

  在镶着玻璃的店中,穿白色毛衣的那女孩子回过头来,而且在虞美人花的那边,眯眯一笑。然后,她打开玻璃门,接过信,用清脆的声音说:您辛苦了。

  一句话,一件小小的事,但整整一天,女孩子的脸和虞美人的红花,在邮递员眼前闪闪忽忽,使他安不下心来。

  第二次,邮递员记住了那女孩的名字。他大声念明信片:惠美子先生,信!

  仍然是那姑娘打开玻璃门:咦,给我的?谢谢。.她笑了,雪白的牙齿一闪。

  从那以后过了几天,邮递员给惠美子送去了没有邮票也没有印章的信。第二天中午休息,两人在附近的西餐馆一起吃了饭。

  这样,良夫和惠美子越来越亲密,在一个明朗的四月的星期日,他们举行了婚礼。

  惠美子搬到良夫狭窄的公寓里。

  她是做饭莱,洗衣服,买东西都拿手的好新娘,并且,特别拿手的是打扫房间。

  搬来的第二天,惠美子整理了那狭窄房间的各个角落。

  当然,壁橱也不例外。

  傍晚,良夫工作回来,惠美子急忙打听:哈,这把壶是做什么用的?

  惠美子抱着菊酒壶,站在壁橱前。

  这么旧的东西,不能当花瓶,放在厨房里也碍事,喏,扔了怎么样?她说。

  听到这话,良夫慌了:不、不能扔。这是替人保管的重要东西。

  呀,到底是谁,让你保管这样的东西?

  那是,那……

  良夫闭上了嘴。如果讲了酒库老奶奶的事,往后就必然要接触小人的事。老奶奶说过,小人的事,即使是太太也得保密。良夫迅速拿过壶:没什么,这是一个朋友让保管的。可是,老也不来取。

  不过,既然替人家保管,就不应该扔掉或丢失吧?

  那倒是。

  太太点点头。良夫松了一口气,把壶收进壁橱里。但他还是不放心,又把它取出来放在搁板上,想想还是不放心,又放进了柜子里。

  惠美子一直瞧着良夫的举动,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。

  此后,良夫绝不再说壶的事。惠美子稍一提,他就一声不吭,露出不高兴的脸色。

  这样,好几天,好几个星期,壶都被收在柜子里。

  这件事,良夫搁在心里特别难受,他感到焦躁。

  来了新娘,良夫不能造菊酒了。回到家里,再也没有一个人呆着的机会了。

  (只喝它一口也好哇……疲劳都可以赶走啦……)

  良夫每天都那么想。所以他希望,星期六下午或星期日,太太能出门一会儿就好了。

  (很快的。只用10分钟或15分钟,菊酒就能造好。)

  三、一只小小的长靴

  一个星期日。

  良夫试探着对太太说:今天你到花店去,看看母亲怎么样?

  惠美子笑了:哎呀呀,昨天刚去过呀。新开的蔷薇有好多哪。

  哦,蔷薇吗?真好。你去要一束来好吗?

  那,明天我去要吧。

  不,今天就上。我现在马上就想要。

  呀,于吗那样急?

  因、因为,今天不是星期日吗?桌子上摆束花有多好……对,对,喝点长时间没喝的酒怎么样?

  听到这话,惠美子眯眯一笑:好极了!那么,我马上去买酒吧。

  不,酒由我来准备。我有珍藏的。所以,你赶快去要花吧。

  于是,惠美子欢欢喜喜地到花店去了。

  哎——工作啦,工作啦。

  良夫急忙取出表,放在桌子上。然后在旁边摊开手绢,轻轻叫:

  出来吧,出来吧,

  造菊酒的小人……

  和平时完全一样。五个小人在手绢上,开始造出了菊花田,跟从前一样地摘下花,运进壶中。

  快点快点!

  良夫用双手慌慌张张敲桌子。

  到花店去,只用走5分钟。惠美子到花店慢慢聊天才好呢,可如果她兴冲冲地马上回来了呢……

  快点快点,让别人看见,可不得了!

  但良夫的声音,似乎根本没有进人小人的耳朵。他们攀上梯子的步伐一点也不快。

  哎,赶快赶快,还差一点!

  这时——门那儿,传来惠美子的声音:我回来啦——

  良夫打了个冷战。

  快吧?我是急急忙忙去的。瞧——这么漂亮的蔷薇。

  惠美子嚷嚷着。

  小人们终于干完活儿,四个人消失在壶中,最后一个人正在攀登梯子。

  (糟啦!)

  这时,良夫用指头抓住剩下的一个小人(那是孩子小人),按到了壶里。干这种粗暴事,还是第一次,他的心扑通扑通跳着。然后,他敏捷地朝手绢呼地吹口气,这才回过头,翻着白眼说:呀,回来啦。

  惠美子抱着大花束,站在那边。

  哦,多好的蔷薇呀。真棒啊!

  良夫装做十分吃惊的样子,实际上,他浑身已是汗淋淋的了。

  当天晚间,铺着白布的桌上,摆着蔷薇花和许多好吃的食物,还有那古旧的壶——喝过味美的菊酒,惠美子想:今天究竟是什么纪念日呢?

  不过是一般的星期日呀,她感到有点奇怪。

  星期一早晨清扫房间时,惠美子发现桌底下,有一块团得皱皱巴巴的白手绢。她一下子拾起来,展开看看,只见手绢里噗地掉下一个小小的黑东西。

  那竟是一只小小的长靴。

  仅有指甲尖那么大,但是,有细细的金拉链,背面还有锯齿形的胶皮。

  (呀,这样的东西,怎么会……)

  惠美子把靴子放在手掌上,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
  (好象是小人的靴子……)

  忽然,惠美子感到自己仿佛被拉进另外一个小小的世界,她眩晕了。她坐在桌前,长时间注视着这靴子……

  (这确实是小人的东西。)

  她一惊,抬起脸:(莫非他和小人认识吗……)

  惠美子有点相信这世上真有小人。

  以前,当她还是花店的小女孩时,曾经见过一回小人。

  那确实是面包里的小人。

  小人在正在发酵的面包里忙碌着。

  妈妈在小墩板上揉面粉,惠美子确实看见,在她的手指间,有个白东西一闪动。

  开始,她以为那是妈妈手指的影子,但妈妈去拿奶油,离开面包时,那东西还在。

  小人穿着白衣服,戴着白帽子。仔细看去,墩板上,这样的小人有五六个,转动得使人眼花纷乱。每人的手里,都拿着麦秸一样的细棍。他们不时地把它叼在嘴中,往面粉里装空气。

  哇——!惠美于发出大声喊,妈妈,快来,快,快!

  听见喊声,妈妈跑过来。

  怎么啦,惠美子?

  妈妈看着惠美子的脸,在美子的心扑通扑通跳:小人……

  说到这里,她眼睛凑近面粉去看,哪儿还有小人的身影,没有了。妈妈笑了:读童话读得太多了吧!

  可是,看见烤得的面包,鼓得非常好,这不由得使惠美子相信,那是小人劳动的结果。

  (一定有做面包的小人。没准儿,他们在什么地方集聚了许多,组成小人国。)

  惠美子想。

  现在,惠美子清清楚楚地想起十多年以前的这件事。她把搁着小小长靴的手合起,伸开,清晰地感到她的周围就有小人。

  但是,那小人的靴子,为什么会只有一只,混进这房间里。同时,这房间里,还有一个怎么也闹不清的东西。

  那奇怪的古旧的壶。

  以前壶里是空的,昨天却装了酒.那酒叫做菊酒,好喝得惊人。

  小人的长靴和旧壶——那天,惠美子呆呆地坐着想了一天。

  从那以后过了一个星期,菊酒壶又空了。

  照样是星期日早晨,良夫对太太说。

  喏,能不能去买点东西?

  买什么?

  烟。

  听了这话,惠美子一惊,捂住胸。接着,她拖上不成对的女凉鞋,跳出公寓,买了烟。又风一般地回来了。她抑制住心的冬冬跳,轻轻打开门,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里。

  这时,良夫背着身坐在小桌子前。惠美子轻手轻脚地靠近,从后面往桌上偷偷一看。

  啊,那里的确有五个小人——同样的帽子,同样的围裙,穿着同样的长靴,在手用上动来动去。不过,其中有一个孩子小人,赤着一只脚。

  (不出所料——)

  惠美子紧握住衣兜里的小小长靴。不禁大声叫道:了不起!

  良夫吓一跳,回过头,不行!

  他猛然用身体藏住桌子,而且拼命喊:不许看,不许看……不行.不行啊……

  面对他的脊背,惠美子高兴地说;我已经看见啦。

  然后,她坐在丈夫旁边,静静地嘀咕道;多了不起的事啊,居然真的有小人。

  但良夫的脸,却是苍白的。他用大眼睛,喘着粗气,断断续续地说:到底,让你看见啦……到底……到底……

  良夫低着头,开始小声地讲开了。在菊屋的酒库,遇见奇异的老奶奶,还有代保管壶时,和老奶奶约定好的事。

  约定有两件。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小人、还有,不能用菊酒赚钱。破了约,我会有坏运降临……。

  说完,良夫想,他真不该保管这把壶。他觉得,心口突然跳得厉害,象要生病,还是突然会变穷了呢?还是,还是……

  啊,今后会有什么样的灾难呢?他胸中堆满了沮丧的念头,他抱住头:真不该保管这把壶。两人住在一个家里,怎么能保证不让太太知道呢?

  没关系。我以前也看见过小人,这不是第一回了。真的,我还是孩子时见的小人,也是这么大。那是面包里的小人。

  惠美子怀恋地瞧着手绢上面。

  你见过另外的小人吗?良夫想起以前老奶奶讲的话。

  对。妈妈揉面的时候,我见过他们一眼。我从前就知道世上有小人。所以,现在又看见了这些小人,一点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。喏,只要不让其他人知道就行啦。

  是这样吗?

  对着良夫仍然苍白的脸,惠美子轻快地笑了:嗯。我们对谁也不说,那就行啦。与其想会不会碰坏运,还不如想怎样跟这些小人友好吧。

  惠美子从西式围裙的兜里,取出那小小的长靴。

  这,就是这个小人的吧?

  良夫一惊。他这才知道,上次自己慌忙抓小人时,一只长靴掉在手绢上了。

  惠美子把长靴轻轻放在菊花田的角落,低声对孩子小人说:‘还给你靴子。

  但小人们什么也没回答,甚至连上边都不看。五个人都一个劲地往各自的麦秸帽子里收集菊花,若无其事地……

  对手绢上的小人来说,人类的声音,该是象暴风、雷声那么大吧。

  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话吗?惠美子歪起脖子。

  小人们摘光菊花,捧着帽子,静静地回到壶中。最后的孩子小人,专心穿上惠美子放在一边的长靴,也慢慢地爬上梯子。

  良夫嘟哝道:对啦。小人的话,准跟人类的话不同。这些人能听懂的,只有‘出来吧,出来吧’这一种叫法。

  这叫法,在他们听来,是怎样的呢?

  大概象远处的风声,‘嗡——’的。

  也许象打雷一样吧。

  这样说着说着,两人渐渐快活起来了。

  四、玻璃珠

  自从太太知道了小人的秘密后,又过了几个月。

  邮递员的家庭生活一点变化也没发生,相反,两人仗着小人,生活得比以前快乐了。

  造菊酒的工作,现在全由惠美子做。

  良夫到邮局去,只剩下一个人的白天,惠美子把壶放在桌上,轻轻、轻轻地叫小人:

  出来吧,出来吧,

  造菊酒的小人……

  她很认真地叫唤着。接着,她仔细地一个一个观察下梯子的小人们。她想方设法,想向这些小人们表示友好。

  看得出来,小人一家,在手绢上一边劳动,一边不时互相点头,互相笑着,但听不见他们发出一丝儿声音。

  他们太小了——是的。大概象人类的耳朵,听不见蚂蚁说话和下雪的声音一样吧。惠美子迫不及待地想和他们对话,至少,应该让他们知道有自己这样一个人,在看着他们呀。

  一天,惠美子想出了个好主意。

  她想送母亲小人—点礼物。

  那天,惠美子望着手绢上的小人,翻来覆去地想着,给他们什么东西才好。最后,她终于想出了一样好东西。

  (对,对,那个好。)

  她打开针线盒。那里放着一些金色的有孔玻璃珠,是她刺绣毛衣时用剩的。

  (串上这个,给那母亲小人做项链正合适。)

  惠美子赶紧取出针和线。但这时,小人的工作已将近结束,父亲小人捧着最后的花,爬到了梯子的中间左右,母亲小人的一只脚,也搭上了梯子。

  惠美子停止做项链,急急忙忙把一颗有孔玻璃珠,放进母亲小人的帽子里。

  小小的帽子中,小小的菊花上,一颗玻璃珠,象金色水果一样噗嗒地掉了下去。母亲小人停止了爬梯子,同时,似乎在召唤大家。

  父亲小人,回过身走下梯子。留在手绢上的孩子们,也集拢了来。他们好奇地瞧着母亲的帽子里边。

  暂时间,五个人出神地注视着玻璃珠,然后,一齐仰脸向上,恰象我们仰望天空那样。

  (他们看着我哪!)

  刹那间,惠美子的身体僵住了。她觉得,小人们终于第一次看见了自己,从现在起,她要成为小人们的朋友了。

  五个小人,仰面朝天地看了片刻,然后,扭过头,又按顺序去爬梯子。

  他们象在说话,(怪呀,他们的一切和以往没什么两样。)

  ——惠美子歪起头。(为什么他们不肯注意我呢?)

  其实,小人们的眼睛根本看不见惠美子。

  她大大了。

   12

   下一页

文章标题: 手绢上的花田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jd168.cn/thgsdq/11787.html
0
文章标签: 公主童话故事

手绢上的花田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