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故事会-专业的故事大全,童话故事,儿童故事,睡前故事在线阅读网站
你的位置:故事会 > 鬼故事

大宋来客

时间: 2020-04-15 | 来源: 未知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大宋来客

  大宋来客

  时间:03-28 ??

   广告

   1、在遇见朝柯之前,我是绝对的无神论者,什么鬼Ⅱ阿仙啊、动物报恩、穿越时空啊我是一概不信。曾经有人统计,现在社会,每天就有78.3个传说消失,有人说,是因为现在的父母太忙,没有时间给小朋友讲故事;我却觉得,是因为我们处在凡事都要靠自己的年代,谁还会愿意去相信神话和传说呢?那一日,我与往常—般匆匆跑往银行,倒不是办理业务,主要是为了乘凉,谁让银行里的冷气那么强烈,那么爽?天知道我是多么讨厌夏天:骤然升起的气温,让我上午昏昏欲睡,下午极度朦胧,夜晚汗流浃背,无法入睡。一个循环下来,我的脾气开始变得异常暴燥,……总之,一反常态。也许是那天的高温加剧了我的头晕眼花,当我走出银行的时候,忽然觉得天空有种混沌初开时的阴郁和压抑,厚重的空气透出风雨欲来前的危险。闷热让我忍不住长吸了口气。就在此时,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电,紧接着是极为惨烈的“咣当”和“哎哟”声从银行旁边的小巷传来。前后不过三秒,天空恢复了夏季的高远和蔚蓝。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觉?我朝巷子缓缓走去。那是一个很少有人经过的巷子,里面乱七八糟地堆了一些纸箱子和垃圾桶,看起来格外像港台剧里的凶案现场,我努力平缓自己的心绪,往里看去———个穿古装的男人,正趴在纸箱中间,凌乱的头发在头顶梳成一个髻,月白色的长袍平铺在地面上,像一只展开羽翼的大乌。似乎不是死人,胸口还在起伏。我走到他的身边,低声说:“喂,你怎么了?”男子不动,我伸手去摸男子的额头,嚯,烫得就像刚被太阳晒过的水泥路—般,莫非这厮和我一样,中暑了?我将他翻过来,四处查找他的身份证和手机,打算联系他的家人或者同学,可翻了半天,除了在他腰间发现一块写着“大内”的腰牌,一面写着“玄月”二字的铜镜和一包碎银子外,什么都没翻到。这可有点犀利了,附近并没有拍戏的地方啊,这人为何如此奇怪?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报警,男子却忽然呻吟了一声,睁开眼睛,见到我正握着他的手,羞红着脸说:姑娘,男女授受不亲!看清楚我的样子,语气忽然变得焦急:“看姑娘的打扮,不似我宋朝子民,这里可是2010年?”这下轮到我傻眼了,我愣愣地回答:“是,这里2010年,北京!”男子猛地握住我的手:“当真?”我点点头。他一跃而起,跪在地上,面朝天空,满脸欣喜:“皇上,臣已到了2010年,定会为您寻得良药,您一定要等臣回去啊!”接着磕头如捣蒜!我真的被他弄糊涂了,这人该不会是精神病吧?我戒备地向后退了一步,低声问:“你叫什么,是住在附近吗,你有家人吗,电话多少?”男子看了我一眼,朗声说:“我叫朝柯,来自宋朝,是大内御前行走,皇上身染重病,久治不愈,多亏玄空大师指点迷津,要我来2010年寻求良药,敢问姑娘芳名,可知2010年有哪位名医,住在哪里?”我再次向后退了一步,看来这人病得不轻,为了身家性命,还是走为上策吧!我趁男子不注意,拔腿就跑,可身后一阵衣袂飘飞,回头,那男子竟然飞在半空中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?男子飞到我面前,微笑着说:“姑娘别慌,玄空大师早就告诉我,2010年的人见到我,定不会相信我,这有—件法器,叫玄月宝镜,姑娘看过便知!”他将那面铜镜送过来,我半信半疑地看向镜面,镜面忽然闪出一道蓝光,里面渐渐露出古代的楼阁来龙塌之上,年轻的皇上昏迷不醒,床边御医纷纷摇头:“皇上狩猎,从马上跌下至今已有小半月了,伤口依然无法愈合,且高烧不退,这可如何是好?”一位老和尚开口:“老衲倒有一计,老衲观星知古今,更可预测未来,在遥远的2010年,有一种神水可以治疗皇上的病,为今之计不如选派大内高手穿越时空,取回神药!”众人皆点头称是,旁边的小太监立刻飞跑着出去,不多时便有一队大内高手进入大殿,老和尚扫视了一遍,来到朝柯面前:“老衲早就看过你的面相,不似常人,原来竟是这般缘故,你去未来是命中注定,而你穿越后所见到的第一人,可助你取得神药……”我张大嘴巴,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。这宝镜一定是骗子集团专门用来诈骗的特制工具,我翻过来掉过去找玄机。朝柯忍不住笑说:“姑娘若还不相信,我也不强求,只要姑娘肯告诉我如何取得神药,我今后便不再出现。”我哪里知道什么神药?刚要开口拒绝,却被一阵“咕噜噜”的声音打断,朝柯抱着肚子有些尴尬的看着我,他说:“姑娘,这里可有客栈,劳烦姑娘带路!”我思考了片刻,反正附近不是警局就是防暴局,又是我时常活动的地盘,不怕这厮对我动什么坏心眼。更何况,大太阳底下晒了这么半天,我是真的支撑不住了。只是他这身打扮……我将他的头发放下,刚好齐肩,又将他的长衫整齐地挽到腰间,勉强像个现代人了。我带他走进街道对面的肯德基,本想悄无声息让他吃饱喝足了事,谁知他坐在座位上,嘹亮地吼了一嗓子:小二,四斤牛肉,三斤烧酒!我当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附近的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。我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,压低嗓门说:你给我老实实坐着,不许说话,我去给你要吃的!泰辣双层鸡腿堡4个,墨西哥鸡肉卷3个,吮指鸡块6个,蛋挞12个,雪碧6杯。坐在我对面的家伙揉了揉肚皮,低声说:姑娘,能不能再叫点吃的。这家伙不是我的仇人派来故意玩我的吧,吃了这么多,不怕撑死吗?我握着可怜的钱包,趴在桌子上,头晕得更加厉害了。2、我发誓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如何从肯德基回到家中的,当时的画面随着高温蒸发在空气中,变成一面模糊的光影,我只知道,当我醒来时,我已经躺在家中的床上。而屋外,正传来一阵阵怪异的声音。难道是小偷?我偷偷推开卧室门,而后便像一尊泥像般傻在门口。客厅像遭过浩劫一般,桌椅全部被掀翻在地,有几只还少了几条腿,沙发上乱七八糟的堆满了像小山一样的碟片,电视机的声音开得足以媲美音乐会的现场,茶几上的鱼缸已变成一堆碎片静静地躺在地板上,鱼缸里流出来的水一直蜿蜒到脚下,厨房里,一阵阵刺耳的声音还在继续。我随手拿起墙角的拖把,蹑手蹑脚走向厨房。一个人正拿着两根木棍在我的煤气炉灶上摩擦来、摩擦去,貌似古人的“钻木取火”。那人回头,竟然是朝柯。我尖叫了一声,大喊:“你在我家做什么?”朝柯吓了一跳:“你晕倒了,恍惚中说了地址,我就把你送回来了,看你病得那么严重,我想给你弄点吃的,可是这种牛肉小罐头实在很难打开,我弄了好半天,最后多亏了一招铁砂掌,只可惜罐子飞起来,砸破了鱼缸,还有啊,这个罐头很凉,我想弄热了给你吃,这里没有灶台,更没有火……”“所以你就砍了我的桌子腿,在这里钻木取火?”我的头又开始疼了。朝柯拍拍胸膛:“不是砍,我有碎石腿—一姑娘别担心,弄坏的东西,我会赔偿,这包银子,姑娘先收下。”他乖乖的把银子放在我手中,窘迫的样子格外可爱。我甩甩头,绝对不能被他的糖衣炮弹所迷惑,一个陌生、且有可能是神经病的男人出现在我家里,太危险了,我说:“我已经好了,请你离开这里!”朝柯摇摇头:“姑娘还没告诉我神医在哪里?”我打开房门:“神医是吧,出了小区向前500米,有一家警察局,你去那里问吧!”朝柯千恩万谢:“多谢姑娘”然后从窗户飞了出去。天啊,这里是十二楼,我忙从窗户看出去,楼下朝柯稳稳地落在地上,如同移形幻影般消失在小区内。我愣了好半天,才回过神来。手中的银两还透着他的体温,不知怎的,我忽然有些愧疚,朝柯跑到警察局,会不会被抓去精神病院呢?那夜,天空忽然下起大雨,丝丝凉气顺着窗户飘进来,格外舒坦,我将客厅收拾整齐,顺便检查是否少了什么贵重物品。存折还在,现金也—分不少,反而还多了一包沉甸甸的银子。我自小对银子就很有兴趣,那包银子货真价实,每锭下面都刻着—个“官”字,那家伙难道真是从宋朝来的? 刚想到这里,窗外一阵声响,一个浑身湿透的人忽然出现在我的客厅,他说:“姑娘,在下愚昧,不小心惊动了官府?又逢天降大雨,姑娘能否收留在下一晚。”我不知如何回答,心里的恐惧瞬间升到了极点,这家伙不会是回来打击报复,杀人分尸的吧?我小心端详他的样子,眉宇间依然和煦,没有半点暴戾之气,乌黑的眼神直视着我,依然那么信任。我的心忽然漏掉了一拍。门铃响起,社区大妈拿了—份通知,笑呵呵地说:姑娘,警察局发的通知,说是附近有个危险的人出现,让各家各户注意安全!我接过通知,没有照片,人物特征处写着:男性,齐肩长发,月白色长袍……我下意识地用身体挡住朝柯,迅速关上门。朝柯自嘲地笑着:“瞧,我成朝廷钦犯了!”然后,依然用无辜、恳求的眼神看向我。也许是因为玄空大师的话,他把来到这个时代遇到的第一个人,当成了最信任的人。我叹了口气,心想,这家伙敢去警察局,应该不是匪类,顶多头脑不正常,却又不会伤害人,收留就收留吧!接下来的日子,我详细教他如何在现代生存,比如,现代不用银两,而用人民币或银行卡:现代没有客栈,只有宾馆等等。对于现代化设备,朝柯表现出十足的兴趣,我一边喝水,一边问正在研究微波炉的他:“你多大?”他立刻抱拳:“在下今年二十有五!”“宋朝男子大多早婚,你家中应该已有妻室了吧?”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:“大丈夫志在四方,当先立业后成家……”“没有就没有,解释什么?”我打断他。他搔搔头发,侧脸的轮廓让我忽然想起—个词汇:动人。当然,这只是有限的一次。与朝柯相处了几天后,我发现书中的穿越绝对不是—件浪漫的事,相反,假如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心脏和自我调节能力,绝对会被他逼疯。朝柯这位古人大哥的破坏力简直是惊人。第一天在家看电视,好死不死看到一部武侠片,当里面的坏人使出暗器时,朝柯竟然举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朝电视砸去,电视屏幕被砸出一个大洞,不断向外溅着火花。第二天,我们一起在电脑前看恐怖片,当女鬼出现时,这厮惨叫了一声,猛地拉起我的手就朝阳台飞去,结果人家飞出去了,我却撞在窗框上,额头肿了硕大一个包!第三天,一大早他便起身到公园练武,按说早起打太极的人不少,应该不会惹人瞩目才对,可他老人家竟然施展水上漂,边漂还边打出一招不知什么名堂的功夫,把小池塘的水给炸了起来,吓得我连忙扯着他,没命地往家跑。到了第四天,我实在不敢留他单独在家,便带着他一起去上学,结果他在公交车上吐得死去活来。古人晕车,这还不算费解。待他看见满校园穿着半袖短裙的女孩子时,竟然对我说:“姑娘,你为何带在下来这种烟花之地?”这也罢了,最最关键的是,历史课,当他听说靖康之耻、皇帝昏庸、北宋瓦解并且还有个南宋之后,竟然大喝一声,一掌拍碎桌子,纵身飞到老师身边,厉声说:“大胆刁民,竟敢妖言惑众,口出大逆不道之言,待我拿你至官府,诛你九族!”所有人都愣在原地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住他的衣襟,撒丫子跑远。树荫下,他—遍—遍地问:“2010年已不是我大宋的政权了吗?”我不知该如何安慰他。那夜,朝柯整晚没睡,一直抱着我给他的宋朝资料反复翻看。眉头紧锁的样子,让我有些心疼。第二天一早,他又恢复神采奕奕的。他朗声说:“宋代以前的历史,我是知道的,繁华如大唐,也不过289年基业,我大宋纵横300多年,已是不易,况且,史书上记载,神宗皇帝崩于三十八岁,而我来时,皇上刚二十四岁,可见我并没有辱没皇恩!”我笑了笑,忽然想起一个要命的问题:“你回去之后,千万不可以改写历史哦!”朝柯叹了口气:“玄空大师已经备下奇药,待我回去,便会要我服下,届时,我就会忘记这个年代的一切。而时空也会抹去我在这个时代出现的痕迹。”笑容渐渐淡去,这是一场注定离别的相遇。接下来的日子,我的苦夏症状越来越严重,干脆请了假,整天在空调的房子里抱着冰水一杯接一杯地喝。每天只吃少量的食物,饿得皮包骨,好像闹饥荒似的。朝柯学会了用煤气炉,也学会了买菜,时常买一大堆东西回来给我熬汤,他总说:“姑娘你不会女红,不懂厨艺,琴棋书画也不精通,更不温柔……”我白了他一眼:“是说我没人要吗?我告诉你,喜欢老娘的人多了,是老娘懒得理会他们,哼!”朝柯想了想,继续语出惊人:“那些男人岂能轻信,不过是逢场作戏,姑娘你为何堕落于烟花之地,不如我为姑娘赎身,出来做个平凡人!”原来前面那句是怀疑我一无是处,如何能够在“烟花之地”生存啊!我真是懒得跟他解释,我说:“最后一次,我不是烟花女子,ok?”朝柯用他那古人的榆木脑袋思量了片刻,又道:“既然不是烟花女子,为何过了二八年华,依然待字闺由?”我忽然乐了,原来古人大哥兜兜转转是要问这件事啊,我故作贤良,无限感慨地说:万两黄金容易得,痴心一个也难求,自古男人多薄情,再美的女子,又能好几日?我只想得一良人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夫唱妇随,悠然度日。朝柯那家伙果然跟着叹了一声,我强忍住笑意,听他说:“终身大事岂能自己做主,只盼你的父母能够为你觅得一个好人家!”我摇头:“现在不兴媒妁之言了,不过像我这种剩女,也只能靠网上相亲了!”朝柯眨巴眨巴眼睛,显然有些事情不是他那种阅历所能理解的,可他说:“姑娘,你多去相亲吧,早些找到你的良人,年华不等人啊!”我笑:“你干嘛那么关心我的终身大事7”他别开眼睛,顿了半晌,才说:“你不会照顾自己,我走后,怎能放心?”3、游泳池里,我舒服地享受着池水的清凉,池边,朝柯用白色的浴巾蒙住脑袋,继续他的“非礼勿视”。傻得可爱。近来,朝柯除了在这方面,已经越来越适应现代生活了,会逛超市,会买衣服,对电视中的枪支和马路上的汽车有极高的兴趣,格外喜欢薯片和可乐,没几天的功夫,肚皮已经长了一圈肥肉,越来越不像个传说中的大内高手。我偶尔也会向他打探一些八卦,比如神宗皇帝的后宫啊,妃嫔啊。开始他不愿意说,被我磨得久了,也就坦白从宽了,乖乖给我讲述向皇后的和睦威严,朱德妃的美艳刁钻,宋贵妃的机关算尽,还有下级妃嫔争芳斗艳等等。当然,这只限于周末。因为朝柯开始上班了。来到2010年这么久,神药依然没有着落,而他早就把银子抵押给了我,如今,算是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白住,这就大大地伤了古人大哥的自尊,他总说:大丈夫岂能依靠一个弱女子?我补充:“这在现代,叫小白脸!”他不明所以,摇头说:“我的脸一点也不白!”我懒得跟他解释,甩甩手:“好吧,你爱出去打工,就去吧!“只是,你能干吗?”朝柯想了想:“我有一身武艺,可以去镖局押镖!”我无奈地叹了一声:“觋在的镖局都用真枪实弹了,你不合适!” “那我去客栈当小二!”我简单幻想了一下,现代饭店里,朝柯将大抹布往肩上一搭,大吼一声:“客官,您来咧——”实在是不合适,遂摇了摇头!朝柯有些气馁:“亏我一身武艺,满腔抱负,在2010年竟无用武之地,唉!”我忽然眼前一亮:“别说,你这一身武艺还真有用处,你去健身中心教武术吧!”我带着他跑到附近的健身俱乐部面试,老板对朝柯外形和体格的关注度更甚于功夫,随意交谈了几句,就录取了朝柯,还为他单独做了海报,挂在俱乐部的宣传栏里。一时间,报名的女性学员急剧增多,每个都眼睛冒桃心,只可惜朝柯不解风情,直接用古代练功夫的要求来对待她们,马步一扎两小时,围绕场地一跑就是几十圈,把姑娘们折磨得不成人形。老板也曾找他聊过,可他老人家执拗得狠,洋洋洒洒说了一车话来论述基本功的重要性,直把老板气得吹胡子瞪眼。没几天,他就被扫地出门了。只好再找工作,这一次,他成了建筑工地的一名普通搬运工,别人能背一麻袋,他能背两麻袋,还一溜小跑,走得贼快,据说那是一种气功,屏住呼吸,提气,可以将体重和麻袋的重量降低,然后移形幻影云云。只可惜无法被众人所接受,他又开始郁郁不得志。我见他心情不好,便提议带他出去转转,顺便也找找神药之类的。火车上,朝柯再次吐得天昏地暗,后来实在受不了,干脆跑到火车顶上躺着,我数落他:“早知如此,就不买你那张火车票了!”几个小时后,我们到达坝上草原,对于我来说,放松就一定要远离城市,只有在青山绿水之间才能把平常积攒的那些恶气一次性疏散。再说,也只有在草原上才能找到荒无人烟的地方,让朝柯好好过把轻功瘾!我们找到一片人烟稀少的树林,朝柯在林中忽而飞到枝头,忽而踩着树干一直跑到树梢,偶尔还会拦住我的腰,将我带到半空中,树林外是一面宁静的湖水,他带着我在湖水上掠过,碧绿的水波荡漾着,沾湿我的鞋袜……我是第一次感受到飞翔的快乐,风在耳边呼啦啦飞过,身边是朝柯英俊的眉眼,我忽然觉得,古代那种剑侠江湖,英雄美人是如此浪漫……傍晚,我们坐在蒙古包前的篝火旁,对着明月一起喝酒,他说:“你知道李白的诗吗?有一首放在现在,倒有些意思。‘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’”我笑笑,低声哼起王菲的歌: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……”朝柯仔细地聆听,笑说:“这词写得真好!”我抬头看天:“是苏轼写的,他和你是一个时代的人!”朝柯诧异:“苏轼?我来时,他正与王安石政见不合,自请外任,出为杭州通判去了。”我看向朝柯,总难以相信,他真的来自宋朝,更加不愿意想起,他终将离去。而他的眼神中也流露出深深的哀愁。那一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索性推开窗看天上的明月,初秋的深夜,微凉的空气缠绕着皮肤,有种淡淡的惆怅:如果永远都寻不到神药,朝柯是不是就可以留在这里第二天,坝上草原开那达慕大会,我和朝柯在人群中看赛马和射箭,朝柯总说:若我出战,无人能敌。我问:“你也会骑马射箭?”朝柯笑得有些张扬,仿佛我问了—个愚蠢的问题:“我当然会,虽说骑射功夫多属于游牧民族,可咱们中原人士行走江湖,也是需要的呀!”“那你教我骑马好不好?”我故意用无辜的眼神恳求他。果然,他乖乖就范。草原上,朝柯把我放在马背上,坐在我身后,握紧缰绳,大吼了一声:“驾!”马儿立刻跑起来,在广袤的草原上飞驰,树林、山峦、河流在我身边飞速掠过。我一时激动,忘了他是个“守礼”的古人,身体猛地向后靠在朝椅身上,他一惊,整个身体不自主地躲了一下,我就这样从马背上翻了下来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鲜血从小腿上渗出来。朝柯飞身下马,一把将我横抱在胸前,施展轻功,带我去找大夫。周围是景物飞速向后跑,面前是朝柯焦急的脸孔,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。再次醒来,已经身在医院了,虽说浑身酸疼,可我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脚被裹上石膏,真是不幸中的万幸,朝柯趴在我的床边,睡梦中依然眉头紧锁,我轻轻动了一下,他立时睁开眼睛,见我醒来立刻变得激动:“你怎么样?吓死我了,皇上也是从马背上摔下来,我真怕你像皇上那样,你现在觉得怎么样?痛不痛?”大堆问题涌过来,我反应了好半天才理清思路,我说:“皇上和我一样?”朝柯格外自责的点点头,然后眼睛忽然一亮:“这么说,你用的药,就可以救皇上?”我点头:“理论上如此啦!”朝柯激动地说:“玄空大师所说的,第一个遇到的人,能够助我拿到神药,原来是这个意思?真是太好了,我总算没有辱没皇恩!”我看他高兴的眉眼,也跟着欢笑,可是笑着笑着,心却开始隐隐地疼。找到神药,他就会离去吧?我痊愈后,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堆口服的抗生素、消炎药、止痛药,我都包起来,塞到朝柯怀里,古代没人懂得如何使用注射器,口服药剂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吧!朝柯找到神药,却一直没有提回去的事,依然每天为我做饭,然后看我吃饭或者做一些无聊的事情。我们开始变得沉默,并且小心翼翼。我开始厌恶这种感觉,大家心知肚明,就算现在不离去,也只是多停留几日而已,又何必拖泥带水,搞得大家都伤心呢?我下定决心,终于说:“你的任务完成了,也该回去了!”朝柯正在洗菜,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一声“恩”低低地飘过来,消散在空气中。第二天,天空很阴沉,我从卧室出来,看到客厅被收拾得整整齐齐,饮水机旁边放了N多桶农夫山泉,冰箱也被塞得满满的,厨房的桌子上还摆着丰盛的饭菜……一个念头油然而生,我大叫:“朝柯!”没人回答。寂静几乎让我无法呼吸,我环顾到处都塞满东西的家,却始终觉得空荡。朝柯回去了,他会喝下玄空大师的奇药,忘记这里的一切,忘记我。我掏出手机,看他的照片,那是偷拍的。古人都害怕照相,说是摄人魂魄。想到这里,我笑了,然后又哭了,开始很小声,后来变成嚎啕……4、日子恢复往常的流水账,炎热的夏季变成秋老虎,依然晒得我精神恍惚。我用大把的时间窝在家里,用各种办法写下朝柯的名字,留下所有他出现过的痕迹。可是,这一切不过是徒劳,写满“朝柯”字样的纸卡不见了,电脑里的文档消失了,刻了文字的墙壁也完好如初,就连手机里那张照片也开始起了变化,人影逐渐模糊,直到全部消失,只剩下背景。我开始忘记一些事情。天气预报说,最近将会迎来本年度最高气温。我带着冰镇矿泉水,从早到晚泡在银行里,一瓶一瓶地喝。也许是那天的高温加剧了我的头晕眼花,恍惚中的光影,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我走出银行,忽然听到隔壁巷子传来极为惨烈的“咣当”和“哎哟”声响。一个身穿古装的人从巷子里跑出来急匆匆地来到我面前,一把握住我的手,激动地说.“我总算又见到你了”我愣愣地看着他,实在想不起来他姓甚名谁。我说:“你认错了吧!”他摇头:“你只是不记得我了,我回去宋朝之后也忘记了你,直到那日我在密州与苏轼把酒畅谈,他作了一首叫《水调歌头》的诗,你知道吗,他说前一句,我就能接后一句,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……就这样,2010年的一切忽然全部涌现在我的脑海中,我怎么舍得忘记你……”我看着他情意绵绵的眉眼,冷冷地后退了一步:“你有病吧!”然后回头,却惊觉自己的脸上挂满了莫名其妙的泪水。那人跟在我的身后喋喋不休,他说,“我放下宋朝的一切,来到2010年找你,就是要永远和你在一起……”

文章标题: 大宋来客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jd168.cn/ggs/14700.html
0
文章标签: 灵异鬼故事

大宋来客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